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穿成书生郎

作者:岛里天下 时间:2022-03-26 09:42:33 标签:种田文 甜文 科举 穿书 美食
方俞穿书穿成了种田文里的负心秀才郎,家贫,母悍。

士农工商的社会下,娶到了个商贾人家秀外慧中的夫郎。

  书中,秀才拿着夫郎的嫁妆置办家产,纳良妾买通房,却自视甚高瞧不上商户,高中做官后休了原配,转身就迎娶了贵女做妻,而小夫郎家业破败,最后落得个郁郁而终…………

  方俞:“本人脾胃强健,不吃软饭!四肢健全,不做负心汉!”

  #

  乔鹤枝近来觉着自己的夫君很是怪异。

  素来待他冷淡的人,

  先是亲自下厨给他做吃的,

  接着婆母罚跪又来悄悄解救,

  上下书院时还要他相送。

  事出反常必有妖!

  乔鹤枝知道秀才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于是拿出嫁妆钱,应了纳妾的事。

  没想到秀才不仅拒绝了,竟还将他拉进卧房,

  贼兮兮道:“入冬了,两个人睡才暖和。”

  高亮避雷:

  1、穿书,架得很空,有私设,美食

  2、哥儿文,弱受,生子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俞、乔鹤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抱走夫郎

  立意:努力学习,开创未来

  作品简评:

  方俞穿书穿成了种田文里的负心秀才郎,家贫,母悍。士农工商下,娶到了个商贾人家秀外慧中的夫郎。书中,秀才拿着夫郎的嫁妆置办家产,纳良妾买通房,却自视甚高瞧不上商户,高中做官后休了原配,转身就迎娶了贵女做妻,而小夫郎家业破败,最后落得个郁郁而终…………

  方俞受过新时代的教育,坚决不做软饭男和负心汉,洗心革面保护照顾自己的夫郎,两人过着和和美美的吃货小日子,一路科举入仕……

第1章

  “丝雨,现在什么时辰了?”

  乔鹤枝从梦气中问了一句,他锁着眉头尽力睁开困乏的眸子,想要坐起来,浑身却提不起什么力气。

  成亲未有几日便感染了风寒,药每日都喝着,几经周转也不见得好,他这身子是越来越不成样子。

  “公子,卯时二刻了。”

  乔鹤枝闻言一惊,睡意全无,连忙掀开被子要下床去。

  “都这个时辰了,如何不早些叫我,若是耽搁了给婆婆请安如何是好。”

  乔鹤枝有些激动,说完话抑制不住咳嗽,一张白皙的脸咳得发红。

  “公子,您就在多睡一会儿吧,左右按着时辰去那头也是让您在外侯着,这整日整日的冷风吹着身子如何受的住。”丝雨心疼,赶忙去搀住了乔鹤枝,从一边的衣架上取了件厚裘子给人披上:“今早落起雨来了,外头冷的厉害,公子今儿可得多穿些。”

  乔鹤枝茫然的看向窗口,外头灰蒙蒙一片,连带着屋里的光线也不明朗,难怪今日会睡的误了时辰。

  裸露在外的脚踝感受到了雨天的凉意,乔鹤枝垂着眸子,还有几日就立冬了,天气骤然冷了下来,以后晨起请安可就更难捱了。

  他喃喃道:“做人夫郎的如何能够贪懒晚去请安,叫人知道会失了礼数遭人笑话,到时候丢了爹娘的脸面。”

  丝雨忿忿不平:“她分明就是存心为难!”

  “夫君心系表姑娘,爹娘不许她现在进门,婆婆自然对我不会有好脸色。”乔鹤枝穿上衣服:“我嫁到方家时日不长且成了这般模样,处处得更加小心谨慎着,否则往后的日子只会更难。”

  丝雨红了眼睛,乔鹤枝看着自己的小丫头叹了口气,似在安慰她又好像在安慰自己:“日子还长呢,现在便哭,那可怎么哭的尽。好了,快去端了水来梳洗,今日简单些,不然真该晚了。”

  “是。”

  丝雨给乔鹤枝穿戴整齐,正准备扶人出门去,忽然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自外而来,人还没到屋就在外头嚷开了。

  “正夫,主君落水了!您快去瞧瞧吧!”

  乔鹤枝听到声音险些从凳子上滑倒,他赶紧走出屋:“怎么回事?”

  “昨夜下了大雨,少爷回了村子,返来到路上怕是天黑路滑不甚跌进了河里,这才被人送了回来。”

  “昨夜!现在都这么些时辰了,作何发现的这般晚!”

  乔鹤枝声音发抖,才成亲不久怎生遭此祸事。朝着方俞住的碧苍小榭去的几步路上,他心中惶惶的似是在油锅里过了一遭。

  这会儿碧苍小榭里里外外已经围满了人,撕心裂肺的声音惊的打鸣的公鸡直叫。

  “大夫来了没有!大夫呢!”

  “我的儿啊!好好的怎么就落河里了!”

  乔鹤枝见状急忙上前搀住了哭嚎的妇人:“婆婆,您别着急伤着了身子。”

  “那是我亲儿,我能不着急?你倒是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慌不乱,石头都比你的心热些,他要是有个好歹你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妇人一把推开乔鹤枝,扑着进了屋。

  这当儿屋里敞着的雕花木床上躺了个男子,体型还算高大,但多是读书人的清隽气,面容和唇色发白,瞧着不容乐观。

  妇人扑倒在床边几乎要哭昏了过去:“时节不好作何还要去那偏远山旮旯里去,这是以前还没有待够吗!我的儿啊,眼瞧着现在日子好过些了,往后还有大好前程,你可别那么心狠撇下娘。”

  “你们说主君好端端的怎么就回村里去了,一个二个只晓得领了家里的银子用,却是连个人都瞧不好,今天交待清楚都把你们拖去打了板子发卖了出去!”

  下人瑟缩作一团,欲要答话又为难的看了一眼乔鹤枝。

  “我问你们话看他做什么!”

  下人这才唯唯诺诺道:“主君……主君是回芳咀村看表姑娘了,不让我们跟着。”

  乔鹤枝眸子沉了沉,未做言语只替方俞掖了掖被角,妇人却一把薅开了他的手:“在这里装什么样子!连自己夫君都看不好,俞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得守寡,都是你,若让俞儿的表妹早日进了门会惹出这些事情来?”

  乔鹤枝攥紧了袖角:“婆婆,成婚三月方可纳入妾室,我与夫君成婚尚不足一月,这叫我如何应允。”

  “你一个商户人家出身倒是很会守高门显户的规矩,知道的你娘家是行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官家公子哥儿,做些派头给谁看。”

  乔鹤枝垂着眸子,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个错,自知在生死未卜的方俞床前争辩不妥,他合上了嘴。

  眼下却也并不是该忧心这些的时候,还不知方俞会不会有个好歹,若是人没了……他想都不敢想……

  “大夫来了!”

  好在下人的一声通报下缓解了屋里的气氛,乔鹤枝含着泪光站起身,一众人给大夫让出了个位置,各怀心思的等待着大夫看诊。

  …………

  方俞觉得周围很吵,他熬夜完成了博士论文,睡下的时候三四点了,已经是疲乏至极。他想大抵是做了梦,否则卧室怎么会有尖酸刻薄的争吵声,过了一会儿,好不易声音是止住了,后脑勺却又突然像是有针扎进了皮肉一样疼。

  纵使睡意正浓,他还是在痛楚下睁开了眼,恍然间一屋子穿着长衫袄子的男女,一时间竟然不知是醒着还是在梦里。

  直到一个半老徐娘扑到了床边上,无比真实的嚎了一声:“我的儿!”

  “夫君,可有感觉身子有哪里不妥?”

  方俞皱眉看了一眼匐在身前的妇人,又瞧了一眼妇人身后个子并不多高的男子,乌发清眸,是很有气质且养的极好的美少年。

  可再赏心悦目他也没心思多留意人的面貌,那一声儿和夫君已经炸的他脑子直发昏。

  他总觉着这番场景十分熟悉,很是像他从小侄女那儿没收的一本科举题材文的内容。

第2章

  和历四年,平阳帝宣召,大兴农牧,抑行商贾……

  商户不得着丝绸置买田地,不得乘坐华丽车马入市,商户之子更不得科举入仕…… Fxsw.org

推荐文章

八十年代归国博士

重生成仙尊的掌中啾

萌软团宠小皇孙[清穿]

重生之黑化男配未婚夫

演苦情受的我拿了作精剧本

穿成恶毒夫郎养家记

伪装咸鱼

卧底虫族后我被迫称帝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科举日常

穿成书生郎

饲养人鱼崽崽

种子商在古代

渔家夫郎

上一篇:八十年代归国博士

下一篇:八零后重生日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好看的,平淡种田职场文,看之前不要看后面的评论区就好啦
好看,好看,冲啊
啊想看番外呀
呜呜呜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救命为什么没有番外我不甘心!
救命啊,无语,怎么会有这么傻逼的人,钻着逻辑漏洞在这儿叭叭。
第一,农民出身的人物作者设置的不仅仅是攻妈,包括攻的同窗,攻的学生,攻的同僚都有,是你用一个人代表了一个阶级不是作者OK?要找阶级形象代表请你找共性不是以偏概全OK?
匿名 的原帖:
第二,攻他是个人,他为了自己为了老婆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他有鄙夷吗?他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阶级分化财富不均导致接触学习资源不均,农民接触机会少,眼界狭窄不是很正常?
匿名 的原帖:
第三,还是那句话,攻他是个人,他妈也是个人,难道你真的能够事事与你家长有效沟通?你是怎么认为一个浸淫在封建思想里面超过大半人生的人是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通过毫无社会根基的努力来达成思想改造的?你说近代中国农民解放?那是物质基础已经先出现了!
匿名 的原帖:
攻妈妈可怜,那受又做了什么值得被这样欺负?攻只是把他们分开了,他赡养着原身的母亲,关心她的饮食,避免她高血压高血糖,还找人给她逗趣,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不会以为现代社会的亲子关系都是和谐亲密无间吧?
匿名 的原帖:
第四,拜托你下次用阶级分析法之前先坚持一下唯物史观,谢谢。
匿名 的原帖:
不然马克思都要被你从坟墓里气得跳起来
匿名 的原帖:
我觉得最主要还是,攻是魂穿啊,他对这个妈只有道德上的亏欠其实毫无感情诶……而且他很早摊牌了也没有【心安理得地享受不属于他的母爱】,所以从摊牌那一刻起双方有理由扯平。攻在物质和基础关怀上完全满足了这个娘,ok没毛病了。
不能细究,文荒可看
刚想说比我上一篇看的种田文好 看完才知道是同一个作者 这篇好看!我爱种田文!
求番外啊啊啊啊啊啊
挺好看的,可以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