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现代狩魂师

作者:一支富贵竹 时间:2018-01-01 16:57:29 标签:灵异神怪 强强 悬疑推理
风水师徐栩受客户重金委托,为消煞气前往国家级禁地——夹封沟。
想不到这一路凶险万分,盗路冤魂挡路、叠尸塔夜间重现、棺材里撬出的乌木困魂镜,鬼蛊蝶,还有居心叵测的巫蛊降头师,如果不是与道士李景行(Hang)同行,他早就……
请徐栩评价对方:这个李景行外冷内热,浩然正气,颜值越高,收费越高,一看,就不是一个好道士。
请李景行评价对方:……(默默转头离开)
主角:外冷内热外挂全开的高颜值道士VS腹黑贪钱半吊子自恋风水师
声明:
本小说由“重庆李师傅”(传统道家) 为此文提供玄学指导。
小说中有个别部分内容为真实事件改编,其余情节都是我杜撰的,请大家看文以娱乐为主,不要深究。
文中会有易经八卦,奇门遁甲、风水道法等专业知识,深入浅出。但为了不误导读者与喜欢道家文化的朋友,人名、地名等均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文中招鬼、下降头等的方式切勿尝试。
相信国学,弘扬道家文化,杜绝封建迷信。
排雷:
1.文中道法口诀90%为真,涉及行业隐私,道法名字、表现形式等不一定真;
2.前言为第一人称,从正文部分为第三人称,请放心观看;
3.剧情向。
==================

  ☆、前言

  三年前,我正式拜入李师傅门下,诚心学道。
  一段时间里,我跟着师傅一起见了数位客户,师傅会用罗盘测卦/位调□□水布局,会用道法与符咒为客户驱散邪气,反映极佳,客户尊称师傅为大师。
  师傅只是不断重申:我只是一名道士。
  师傅为人有傲骨,但不傲气,他对一掷千金的富商不卑不亢,决不答应过分的要求,却经常免收一些贫困人家的法事钱。
  他会反复告诫周边的人,病了需要上医院及时诊治,不要误认为道法对什么都有用,耽误治疗时机。
  对我们这些徒弟,他更多传达的理念是:命数虽由天定,但仍要靠自己的后天努力,易经风水也只是一种补助而已,切勿搞封建迷信那一套,害人害己。
  他会告诉所有人,凡事多行善,就是积德,一个坏人就算天天上香算命消灾,依然逃不过因果报应……
  师傅不喜我们算命,强调一切遵循自然,所有的结果与造化必须是自己努力所得,不允许走邪门歪道,也不准我们使用违反自然规律的符咒,如帮人合不道德姻缘的符咒(不方便提及符咒名字),对违规的弟子一律逐出师门,管理极严。
  师傅经常会教我们道法,我最开始兴趣极浓,就尝试用一些方法帮一些朋友调了简单的家居风水,朋友们反映有效果。
  一位好友,通过风水气场的调整与她自己的持续努力,在今年年初时,顺利迈入了婚姻的殿堂。我还记得,当初她和男朋友分手的当天曾哭着给我打电话,觉得她这一辈子完了,再也找不到感情的幸福,而结婚当天,看到她欢欣的小脸与眼中的感激之情,我一瞬间明白了师傅。
  能够帮助他人,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成就感。
  随着我工作越来越繁忙,平时休息时也一头栽在撰写小说里,就慢慢把道法给荒废了。
  师傅对我宽容,谅解我的情况,见了面也不会主动提道法修行,不会让我难堪。
  师傅不像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道士形象。他很年轻,外表严谨,内心善良,说话风格自成一派,有点喜欢说教,但关键是,颜值很高。
  今天,在师傅的允许下,我把师傅与师祖(已驾鹤西去)的一个个关于道法斗鬼怪的真事儿改编成小说,向有兴趣的读者慢慢展现,但这其中,有不少情节都是我杜撰的,请大家看文以娱乐为主,不要深究。
  我会在小说中分享一些修心的口诀,供大家在心里不安或感到磁场诡异是反复默唸,口诀有增加阳气、稳定心力之效。
  我也会介绍风水知识与行善建议,帮助大家增强福报,但因为涉及的内部知识不便过多透露。
  所以,更衷心希望:
  你能读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开启属于《现代狩魂师》的善缘。

  ☆、风水工作室

  在国内,有这么一小群人,如果你在上班的路上偶遇,也许会匆匆瞥他一眼,再继续低头前行。
  甚至你连一个眼光也不会给他们。
  他们看上去,和我,和你,和大家一样,平常无异。
  而这一小部分人从事着一项神秘的工作,工作的目的地不是陵园墓地,就是荒山野岭。
  他们常常要和人们心中最晦气最害怕的事物打交道。这群人的职业就是-----阴地风水师。
  当然,调阳宅风水,对他们来说更容易。
  顾菲在市内一家有名的风水工作室上班。
  当初她经熟人介绍应聘进来,给这家工作室的老板,也是唯一的风水师徐栩当助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普通大众对风水先生,一般有三种认识。
  一派人坚持玄学纯属就是糊弄人心的把戏,不屑一顾。
  中间派则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而更多的人则愿意怀着一种敬畏之心去相信,甚至有过分夸张之嫌。
  而顾菲,就是属于第三种人。
  她怀着一颗崇拜的心忙里忙外,将徐栩的行程安排得井井有条。
  当然她也有私心,这个职业太神秘,很多知识是学不到的,就算市面上有相关的书籍,大多数人查阅下来也是一头雾水。
  这里面涉及一些很生晦的词,难以理解。
  如果她能够有机会入行,学习一些实用的预测术,不仅可以在朋友面前显摆有面子,也是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机会。
  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
  有一次,她帮老板去客户那里收尾款,简直刷新了她的价值观。
  顾菲一直认为一笔风水业务能赚到几千块就算非常不错了,当她拿到支票后瞥了一下数字,被吓了一跳,反复确认才相信,这笔尾款足足有六位数。
  即使她辛苦工作一年,也赚不到这尾款的一半。这更坚定了,她想成为一名风水师的梦想。
  世事不遂人意,她进入工作室后,才发现这个行业忌讳太多。
  徐栩外出接业务从不带她,顾菲每天做的就是接电话,与客户预约时间,安排老板行程,打扫办公室清洁,端茶送水交水电费,实在无聊。
  她这个人心急,是个直肠子,没过几个月,她就按捺不住地表达了想法。
  徐栩慵懒惯了,躺在沙发里听完了顾菲的愿望,似笑非笑地瞥了对方一眼,轻描淡写说道:“这个行业,容易断后。”
  顾菲的下一句话给硬生生地就憋了回去,又回到了继续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的状态。
  这其中,最重要的当然还是接客户的咨询电话。
  “对,这里是徐大师风水命理工作室……接,无论阳宅风水还是阴地风水,都可以接的……阳宅风水就是我们说的家居风水……徐大师的名声在外,诚信第一,你可以放心。”顾菲热情地接着电话,向客户介绍了一大通,总算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将地址与定金发了过来。
  其实,顾菲知道,如果不是工作室老板徐栩的确有那么几把刷子,又名气在外,电话那头的客户是断然不可能相信她的一面之词的。
  所以,即使换一个只会重复这几句话的机器人来代替她工作,也绝对没问题。
  打电话来预约的客户,十有八九是相信徐大师的实力的。
  说到实力,这个行业,高人多如牛毛,大多祖传,隐于集市,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徐栩早期在台湾,花重金拜师学习风水,具体学了什么内容顾菲并不清楚,但断事还是很准的。
  顾菲第一天来面试的时候,徐栩头也没抬,就说出她曾有过两个男朋友,连哪一年认识,哪一年分手都算得清清楚楚,总之,把顾菲惊得下巴差点没合上。
  但徐栩显然不仅仅满足于帮人预测收费,维持工作室的收益。
  他的心更大。
  试图通过网络营销等手段,让自己名利双收。
  风水师这种职业,非常隐晦,混得不好,估计在街边摆摊算命都没有光顾,还会被人嫌弃:会算命怎么不算算下一期彩票的号码,或者把自己的命改好一点,用得着风雨露宿找辛苦钱?
  但如果懂借势,会通过网络营销来推广自己的名气,快速扩展声誉,还能够使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堵住大众悠悠之口,就很容易出名。
  他的老板徐栩,就是这样的人。
  在这个圈子里混,名气比实力更重要。
  徐栩正在微博上开直播,观看的粉丝已经超过了五百万,助理等在门外好长一段时间,看着老板朝屏幕挥了挥手,才走了进去。
  “老板,我看你直播也没有说什么预测风水的知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围观?”顾菲随口问道。
  “他们都是来看我的。”徐栩挑眉:“我是颜值最高的风水师。”
  顾菲吐了一下舌头,她只是客套一下,想不到对方如此不要脸,真把她当白痴吗?
  现在网络直播流行,几千万人愿意花一整天时间看一只狗的日常。
  她老板的数据连只狗都比不上,想到这里,她啧啧了两声。
  “我说得不对吗?”徐栩转头问道。
  “说得太对了。”顾菲敷衍了一句,才想起正事,汇报道:“有业务,枫林山庄第七区21栋的客户要求看风水,但对方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
  “我记得是半山独栋别墅区,那个盘最贵的一个区。”顾菲补充道。
  哪怕大业务上门,徐栩也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个“哦”字,懒洋洋地关了电脑。那慢动作简直犹如一只树懒。
  顾菲早就习惯了老板这副模样。
  在她的印象中,徐栩只有面对高端客户来访的时候,才会装得很严肃与高深,美其名曰:不苟言笑显得人专业。
  私底下,他则永远都是一副淡心无常的慵懒样子。
  如果徐栩哪时一本正经了,就知道他的下一句话,肯定带着不正经。
  “继续。”徐栩扯起嘴角看着顾菲,黑色的瞳孔犹如一道暗色的光剑,探进了对方的心里,他的嘴角带笑,似乎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额……时间是下周末上午10:00。”顾菲心里一紧,心想老板莫非有预测她心里所想之事的能力,迅速清了清嗓子问道:“需要准备什么?”
  “这个日子倒还可以,就是时辰不好,换一个。”徐栩年纪三十左右,整个人长得清爽秀气,肤白唇红,特别是那狭长带笑的眼眸,老成中带着风流,倒像是在戏中唱旦角的。
  “有什么不好?”顾菲不理解每次遇到这种问题,老板都要吹毛求疵,她不满的小声抱怨:“不如,你教我一下,怎么算好日子,这样,就不用老是和客户调时间了,多影响效率与诚信啊。”
  徐栩摇了摇手指,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天干地支相冲,对我出行不利,倒是有个基本的口诀,你背了口诀,就对择日懂了几分。”
  助理见状,更生了好奇,眨了眨眼睛,正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徐栩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这么笨,怎么可能学得会?!给客户说,我要换到晚上的亥时去看风水。”说完,拿着电脑站起身来准备出去。
  “什么?晚上?!”顾菲惊得跟在后面:“太忌讳了吧,万一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呵呵,如果我怕这些魑魅魍魉,就不做这一行。”徐栩轻笑道:“这次你和我一起。”
  “真的让我去吗?”顾菲大喜。
  “只是让你去见识一下,你千万不要对自己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徐栩眼尾一扫,刚好看到顾菲气得翻了一个白眼。
  “记得,在客户面前,千万别问乱七八糟的问题。”徐栩笑眯眯地偏头,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不在意你暴露自己的智商,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在客户心里,拉低我的专业度,这才是我介意的。”
  

  ☆、枫林山庄

  徐栩驾车前往枫林山庄,他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助理,正好对上她一副期待的表情,不由得勾起嘴角。
  窗外的夜色像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慢慢地将白日的光线收尽。
  枫林山庄位于郊区,当车驶下高速后,除了路灯发出的微黄光芒,四处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没有路人,偶尔听到的几声狗吠,不过是把周边衬得更加安静而已。
  周边的农舍被黑暗磨去了棱角,像一座座隐匿在暗夜中的坟堡,似有腐烂的尸骨不久便破土而出。
  浓浓的雾气,蜿蜒覆盖了天与地。
  车灯将浓雾刺开了一道口子,但这些雾气像狐媚的鬼魂,只是稍微闪躲便又很快包围过来,盘绕在车的四周。
  顾菲转头看了一眼后排座的车窗,除了冰凉的漆黑与萦绕的雾气,什么都看不到,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也被堵了后路。
  一阵风刮过,道路旁的树木开始剧烈摇曳起来,巨大的黑影像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怪兽,盘踞在山的缝隙里,也印在了路面上。
  这诡异的一切,不由得让人背心发凉。
  “晚上接业务果然很刺激啊,老板。”顾菲不停地搓着双手,穿着单鞋的脚则在车垫上不停地踱,咬住下唇的样子更像是她在故意克制着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吃了兴奋剂。
  “从现在开始,不要称呼我为老板,记得叫我……”
  “徐大师!”顾菲睁大眼睛,飞快地称呼。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徐栩像得了什么夸奖一般,笑了起来,眼皮不抬地说道:“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吧。”
  “明白明白,老板你不用担心。”顾菲狗腿地接话,说完,翻下副驾上的镜子,开始补口红。
  徐栩笑眯眯踩了一脚急刹。
  “哎哟!”顾菲将整只口红杵断在脸上,红色的痕迹在她半边脸上,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圈。
  花容少女瞬间有了一张滑稽的花脸。
  “你去卖艺还是卖身?”徐栩停下车,全无察觉般,慵懒打了一个哈欠。
  “老板!”顾菲不满地叫嚷起来:“为什么突然刹车?”
  “你没看到前面有东西?我只是让路而已。”仪表盘发出蓝色的幽暗光芒,打在徐栩的脸上,阴柔得有些恐怖。
  “你别吓我!”顾菲双手拉紧了安全带,他甚至怀疑地盯着徐栩看,背心隐隐冒出冷汗。
  在这种环境,最害怕的其实并非孤身一人,而是,旁边有个人,你却开始怀疑他的身份。
  “你刚才叫我什么?”徐栩面无表情,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顾菲听完腿立刻就软得不行,现在这个情况,最不能控制的就是她自己的想象力。
  莫非他的老板已经被恶鬼附身了,问这么不靠谱的问题。
  那现在跑,还来得及不,她只觉得对方会马上把头皮撕成两半,露出血肉模糊的头颅。
  “不,我知错了,我知错了!”顾菲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叫:“徐!大!师!不是老板,是徐大师!”
  “嗯。” 徐栩恢复了慵懒,慢吞吞地说:“对你这种人,只能以毒攻毒。”
  “这荒郊野岭的,你这样恶搞真的很吓人!”顾菲摆手:“我记住了,我要喊你徐大师,求你别吓我了。”说完,赶快用面巾纸在脸上擦拭。
  “好了,快到了,别擦了。”徐栩打着转弯灯,开进别墅区的大门,轻声说道:“对他们来说,值钱的脸在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顾菲面露怒色,看着徐栩借着反光镜,整理了一下发型。越发觉得这个老板装神弄鬼欺人太甚,满嘴跑火车,还特别自恋不要脸。
  徐栩看了她一眼,饶有兴趣地说道:“别老想着我的脸,带上吃饭的家伙,开工。”吩咐完便独自下了车。
  月亮被蒙了阴影,很快,一团海藻般的乌云遮住了最后一丝月光。
  徐栩观察了一下,这个区的别墅都是典型的中式风格,而面前这栋三层别墅,黑檐白墙,显得格外大气。
  实木大门的两侧,是四根褐色柱子,各上雕刻着一条黑龙,气势威严,但龙眼突出,多了几分狰狞。
  这种建筑白天看上去气势恢宏,晚上则显得缺乏现代气息,阴森森的,让人发憷。即使灯光通明,也依然会有种不好的压迫感。
  庭院的灯光下,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正在等着。
  时值阳春三月的夜晚,西南城市的温度依然不高,这个男人穿着一套剪裁极为合身的深蓝色西装,并不惧冷,他带着眼镜,显得很斯文。
  徐栩不动声色地看着这栋别墅的主人。
  这个中年男人五十开外,估计身高不到1米6,很不容易买到合适的西装,更别提如此修身,看来十有八/九是量身定做的,西装的材质以及笔挺程度,料想价值不菲。
  他走近了两步,男主人立马笑着迎了上来,伸出右手:“您好,徐大师,我叫李源,之前就是我给贵工作室打电话,寻求帮助。”
  徐栩客气地微笑了一下,在握手的瞬间,他瞥见对方戴了一块百达翡丽的夜光手表。
  他寒暄着,瞥到对方眼镜架上的Logo标有LOTOS。
  “李总面相很好,天庭宽阔,下颌方圆,鼻梁直挺,一看就是聪颖宽厚之人,虽瘦,但丝毫不影响面颊的丰润,这种面相,是家境殷实的象征,想必正处在事业的黄金期。”
  李源笑着谦虚了两句,哪个人不喜欢奉承,但是这种话术过于场面,并未真正打动对方。
  “可是,李总,你事业虽好,但家庭未必,这个宅子坐南朝北,植物茂盛,但有些植物并非家栽良物,挡了阳光,增了阴气。”徐栩薄唇张合,微眯眼睛窥探道:“可能对家里人的身体有比较大的影响。”Fxsw.org

推荐文章

爷爷的美人(双性)

城市捉魅师

开启淫荡模式

十年对手,一朝占有

(重口)调教禽兽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

方少从不强迫人[娱乐圈]

劫掠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听说神棍不好当

现代狩魂师

上一篇:爷爷的美人(双性)

下一篇:宠无人性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