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被哭包美人折服

作者:三月春光不老 时间:2022-06-23 08:19:54 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婚恋 甜文

郁枝二十三岁那年为给母亲治病,忍辱做了魏平奚的妾。

  凌南府魏家,握有丹书铁券的煊赫之家。

  不受宠、性子怪的魏四小姐,一次出游带回一个又娇又怯的漂亮女人。

  女人天生一副妙骨,身条鲜嫩,文文弱弱,肩若削成,腰若细柳。

  起初魏平奚拿她当个玩.物摆弄。

  但她真没见过如郁枝一般的人:

  生性敏感多情,哭起来水多,院子里的狗难产死了她都能捏着帕子哭半宿。

  恶劣的四小姐不会温言软语哄人,反而变着花样欺负养在后院的妾,

  就想看看作弄下去美人能忍到何种地步,会不会忍不住了,给她一巴掌,骂她恬不知耻?

  日月轮转,哭哭啼啼的大美人依旧哭哭啼啼经不得摧残。

  然而那把好嗓子在耳畔嗯嗯哼哼隐忍时,魏平奚却管不住自个的心了。

  夏日的蝉没完没了叫,阳光穿透肥大的绿叶,燥热的天儿实在惹人烦。

  她骄矜地瞥了眼在软榻浅寐的女人,拧着眉头,心里患得患失:哎呀,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年龄差,受比攻大五岁

  ▲双重生/先做后爱/日久生情/甜文/1v1

  ▲又娇又怯.哭包美人受×性子恶劣.先走肾后走心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重生,婚恋,甜文,古代历史,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平奚,郁枝┃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好枝枝,说喜欢我。

  立意:身陷尘泥,也不自轻自贱。

 

第一卷 此心照明月

 

第1章 魏四小姐

  眷心别院。

  郁枝举目盯着头顶前方红底烫金的匾额,心里的不安忐忑被放大。

  纤细的指无所适从地揪着浣洗发白的袖口,对前路的惶然未知堵得她嗓子发干。

  侍立身旁的仆妇淡淡瞧她一眼:“姑娘,请罢。”

  来都来了。

  郁枝这般安慰自己。

  她深呼一口气,不教任何人看出她的胆怯,抬腿迈进这扇朱红色大门。

  春天百花盛开的季节,笔直的鹅卵石路两畔栽种各样的花草秀木,迎风吹拂,拂来一阵阵清香。

  庭院深深,富贵堂皇,别致清幽。

  好景动人心。

  若换了寻常时候,郁枝巴不得放慢步子好好欣赏别处见不着的丽景。

  然而她心里揣着事,此行为求人而来。

  比起眼前高门大户的春色满园,舒朗阔气,她更想知道别院主人的身份。

  那位不曾谋面的主人,可愿帮助她?

  郁枝茫茫然行走在脚下的石子路。

  她不明白。

  她有太多不明白。

  不明白自己怎就得了贵人的青睐被领到此地。

  这条路的尽头,很快等待她的是善意还是歹意?

  落子无悔。

  郁枝一手按在激烈跳动的心口。

  进了这扇门,无论如何她都得为阿娘求得一名良医。

  阿娘的眼疾拖不得了。

  她从前世而来,晓得再过三月阿娘会因眼疾加重而逝。

  想到在家苦等她回去的阿娘,郁枝眼眶微红,一头为阿娘的病情感到忧虑,一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没见过面的‘贵人’身上。

  她心绪纷乱,一双柳叶眼细长有神,外眼角上翘,眼尾沾着细细薄薄的淡绯,没来由的诱人。

  无意瞥见她这份媚色,仆妇待她愈发恭敬,瞬息之间缓和声色:“姑娘,请往这边来。”

  郁枝一声不吭跟在她身后。

  高门大户讲究多,这点单从庭院的布局就能看出点门道。

  院子大,弯弯绕绕多,乍一进来少不得会被锦绣繁华迷了眼,然等走动多时才会发现,比起仙境这里更像迷宫。

  没人领着,进来了也会迷失方向被困其中。

  一树树的桃花热烈绽放,花瓣随风落在郁枝发顶,郁枝满心想着即将见到的‘贵人’,没做理会。

  采撷堂。

  中堂挂着一幅甚为吸睛的美人出浴图,右侧寥寥几笔文风旖.旎的艳词。

  初来乍到郁枝不敢表露出不满,只心底滚烫的期待倏地有一霎冷却——若此地主人是个大腹便便喜奢靡的好色老男人,那该如何是好?

  仆妇眼观鼻鼻观心,将人领到这不发一言退去。

  桌上放置两盏热茶,没主人应允郁枝不敢妄动。

  她坐都不敢坐,人立在那如风中招摇的小白花,表面纯洁,花芯藏着艳色,瞧着便细软的腰身挺得直直的,唯恐天生的长相惹来旁人轻视。

  采撷堂内一应摆设俱是郁枝见都没见过的好物,除却那幅看着是新作的出浴图,其余物什仿佛都有着好些年头。

  置身其中,郁枝等得心焦。

  每每忍不住了想逃走,想想眼疾需要良医的阿娘,她又咬牙忍了下来。

  纵是龙潭虎穴都得闯一闯了。

  便是死在这……

  那就死在这罢!

  她发了狠心,没留意自个万般纠结苦恼最后豁出去的模样被人一声不吭瞧了去。

  一道轻柔的笑声传来,郁枝犹如受惊的小鹿,眼睛睁圆,浑身戒备地看向来人!

  竟是个再好看不过的姑娘。

  姑娘穿着一袭雅致风流的白袍,头戴玉冠,腰束玉带,脚下踩着吉祥云纹样式的流云靴。

  通身看着是男儿打扮,实则眉眼神态俱是活脱脱的女郎。

  郁枝从没见过这么倜傥的女子,戒备卸下,不自觉看迷眼。

  看久了,内心竟升起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她盯着人发呆,魏平奚也在好整以暇打量她,不消片刻,眉尖微蹙起了三分不满:几日不见,怎么又瘦了?

  她本就是闹市匆匆一瞥惦念上这姑娘的好颜色,若这小脸再瘦下去,谈不上不美,却是无端惹人烦躁。

  美玉生瑕,才是世间最大的遗憾。

  一个照面,郁枝还没想起那分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从何而起,魏平奚紧盯着她,如猎刃盯着猎物。

  郁枝被她眼神暗藏的热切烫了一下,急忙别开脸,不敢与之对视。

  又是那样清浅戏谑的笑声。

  笑过之后,魏平奚微弯的瑞凤眼上挑:“来看看这幅画。”

  她一手指在中堂大咧咧悬挂的美人出浴图。

  但观对方容貌气质,郁枝猜到她的身份,忍着羞涩和不知名的恼意,姿态柔顺地看向那幅画。

  美人出浴,玉腿修长,发丝如墨,魏平奚噙笑点在画上不着一缕的梅尖,梅尖润红,白雪纯美,丰丰厚厚的美色本钱。

  郁枝两月前年满二十三,二十三岁在大炎算得上被耽误出嫁的老姑娘。

  都是旁人眼中的‘老姑娘’了,该懂的她都懂,常年长在【流水巷】那样三教九流横行的地方,不该懂的也被迫懂了。

  她脸上腾起羞红燥热,小脸红若晚霞,一念之间不知是看那风流写实的‘梅尖’,还是看少女白得过分的指。

  “好不好看?”魏平奚问道。

  郁枝撑起不教人小看的胆魄,低声道:“还行。”

  “还行?”魏四小姐笑起来直接将画上的美人比没了:“还行你怎么低着头不多看看?”

  郁枝实在没见过这样不知羞的姑娘。

  比男人还坏。

  可念起有求于人,她果真抬起头,目不转睛瞧着。

  魏平奚的指缠缠绵绵落在画上美人的风月之地,美人出浴,绝妙的腿岔坐圆凳,风月与桃花交缠泄开一道更为绝妙的缝。

  魏四小姐擅画美人,尤其擅画腿。

  整座陵南府见过她的人不多,可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三岁小孩,都耳闻过她出了名的古怪恶劣性儿。

  说起来也怪,分明是功勋世家金窝银窝里养出来的娇小姐,偏总爱做一些被卫道士骂得狗血淋头的事。

  又邪又坏。

  真若见了她的脸,那些自诩清直的卫道士又骂不出来了。

  别看四小姐骨子里邪气,那张脸却美得令人不敢亵.渎。

  郁枝起初被她的脸迷惑,这会反应过来,两只耳朵窜着烟快要烧起来。

  她想起来了。 Fxsw.org

推荐文章

我家反派她超甜

坠欢重拾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

我的夫人她怎么这么可爱

女世子

穿成反派女将

穿成渣A后被O甜宠了

吻了教授以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被哭包美人折服

上一篇:我家反派她超甜

下一篇:招惹疯美人的下场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百合也用攻受的说法了?(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好奇,总有一种割裂感和混乱感。单纯就本文案的攻受用法,真没别的意思。)

这文案看着真香啊,太会写了呜呜呜
呜呜居然是最棒的年上姐p(姬圈天花板了属于是嘿嘿
啊这,百合不用攻受这个说法啊,百合都是p和t
不过文挺香的
他妈,,还以为是男铜
匿名 的原帖:
他妈,,原来是个瞎比,
看不见tag就进来恶心人?
他妈,,还以为是男铜
匿名 的原帖:
额,文案说的小姐什么,肯定是百合啊,就算你喜欢bl也没必要这语气叭。(不会说话,语气没有吵起来的意思单纯解释,勿骂)
他妈,,还以为是男铜
匿名 的原帖:
额,tag就是GL百合啊
他妈,,还以为是男铜